孔子策-天下新闻一网打尽-> 新闻

新闻:2012年春晚总导演哈文:我们就是想有变化

发布: 2018-01-23 08:34      来源: 孔子策-天下新闻一网打尽

威尼斯人在线是软的,你说什么老百姓满意呢?你得说老百姓想听的。”

我们找到的是“家里的事儿”

三联生活周刊:春晚已经演出了30年,已经形成了一些固定特性。你所理解的春晚,有一些什么样的特性?

哈文:之前29年,我们都是看着春晚长大的。从观众的角度来看,春晚的收视方式是家庭式的收视,这是很大的特点。不像现在的电视节目,比如一些卫视的节目,是年轻人喜欢看的,中央台的一些节目是中老年人喜欢看的,只有春晚这个节目,是家庭式收看的,从小辈到中年到老年。比如我看春晚的记忆,永远是跟着我的爸爸妈妈,有了孩子就是一大家人,几代同堂。这是春晚最大的特点,一定是家庭收看。

我们做春晚的人,就要从观众的角度,根据观众的收看方式,做家庭式收看的节目,这就涉及到一些问题,比如语言类节目,有些年轻人能看懂的,可能老年人就跟不上,所以要把握尺度很难。

三联生活周刊:最难的是受众群太广大,以至于太不清晰。

哈文:正是因为这种不清晰,我们今年正要找一个清晰的主题。小剧场看话剧没有那么复杂,现场演唱会只是歌,我们还有语言类的,哪个跨年演唱会上有小品的?这是最大的问题,我这儿是最杂的,哪个有魔术啊,哪个有杂技啊,哪个有创意节目?各个年龄都要好看,就都要全,还要纯粹,只能往情绪上打。

三联生活周刊:今年要表达的情绪是什么?

哈文:回家过大年。中国人过年时唯一无可争议的诉求正是回家—团聚—家庭收看,这就是今年主题的由来。家是今年的重点方向。落实到具体操作上,很难说每一个节目要求所有人都能看懂,但是一个节目群所体现的情绪是能感受到的。我们就把它分成两篇:一篇是亲情,亲情里又分几个节目群,很多节目都是往这一个“情”字上打的,我们把情绪铺垫到了。有些歌可能是年轻人爱听的,有些可能是父母爱听的,都和家有关,情绪主体是一致的,是打给孝顺父母的,那么这个节目群就成立。还有一部分家的节目,是“爱情”的主题,组成家庭的是一男一女,所以爱情是家庭很重要的一部分,爱情也是用节目群把情绪打起来的。

“家”这个板块我们是用核心节目群的方式(呈现),我最后给大家的是情绪的感受,不是用个人的节目(来表现)。年轻人可能喜欢的是“因为爱情”这个歌,老年人可能体会“因为爱情”的时候,会回忆我们当初为什么要牵手。

三联生活周刊:所以,今年的春晚整个是在讲有关家庭的故事吗?

哈文:应该讲的是家庭生活的内容。比方语言类节目里,“开心麻花”叫《珍惜眼前的幸福》的节目,年轻人的节目,属于爱情节目群;亲情类里冯巩的《爱的代驾》就是讲中年夫妻的,不同的情绪一定是用节目群的方式呈现。一堆节目搓出来的是一个情绪,你一个节目看不出来,10个节目还看不出来?我打一拳不疼,打10拳在一个地方你疼不疼?打准了就行。

三联生活周刊:你们用了多长时间磨合出今年的关键词和要表达的主题?

哈文:一开始是片段组合,再反过来印证(主题)。最早座谈会提出:春晚30年、回家过大年,后来才逐渐明确是“回家过大年”,把春晚30年也镶嵌到里面去了。我们用一个月时间开了7场座谈会。在一个月的时间里,我们一直在想,在找点。之后我们集中讨论了两个星期,我们找一个什么东西才能让老百姓觉得心理上是舒服的——我累了一年了,回家看春晚,发现它说的全是我的心里话。

三联生活周刊:春节回家的概念并不是新鲜的。

哈文:但是我们找到的是“家里的事儿”这个概念,只是用“回家过大年”这个(主题)方式表现出来,就是要接地气儿,说人话儿,做人事儿。我们过年都干什么,都会回家,回家之后跟父母说什么,得聊聊父母吧,父母得关心关心我们吧,这不就是家里的事吗?最后提纲挈领,我用一个主题词一揽子来提炼:回家过大年。

三联生活周刊:开7场座谈会过程中,你们接收到了一些什么样的信息?

哈文:很多。形式上的,取消了电报、贺电,这个本来是为了创收的传统项目,因为在开大学生座谈会时,大学生们说现在谁还用电报啊,就与时俱进取消了。主题上,老百姓也说“少点假大空,多点真亲小”。真,情感要是真的;亲,一定要亲切;小,小事说起,别全是国家的事。

三联生活周刊:这些要求实际上很抽象。

哈文:都很抽象。虽然说的时候是散盘形式的,但是我们带着任务,一场一场去听,这个人说的哪一点我们想要,那个人说的哪一点我们想跟,7场座谈会下来,我们开始明确想做的事:让30年的春晚回到一号演播大厅来过大年,让这30年有贡献的人来(参加),这就开始有家的由来,实际是把演播大厅当成这些明星的娘家;然后想到老百姓年三十也要回家,一定要跟父母团圆,这也是个家;海外华人这天看春晚,也是个家,祖国是家。那我们从家说起,最后说到天下一家,老百姓不就舒服点儿了。

三联生活周刊:听说你们还去找过张艺谋,他做大型演出的经验比较多,你去找他是希望从他那里获得什么样的经验和建议呢?

哈文:我们只是希望能够多听一些大家的看法。说白了,也是把他作为春晚的观众,但他是专业观众。张艺谋也看春晚,每年三十他都陪他妈妈看。我觉得和张艺谋聊了一下午,特别有收获。第一点,好节目是硬道理。春晚形式变或者不变,给观众可能会带来一些变化,但是节目不好肯定不行,就跟电影一样,好故事才是硬道理,没有好编剧、没有好故事,再牛的导演也拍不出好电影。第二点,什么叫做创意?创意的东西越简单、越重复,才能显示出真正的创意,重在坚持。所以后来我们有了核心节目群的概念,劲儿是一个,情绪是一个,从头到尾是一致的,观众就能够感觉到。简单重复才有力量。如果这个地方我想说这个,那个地方我想说那个,一共4个小时节目,我有80多个创意在里头,哪个都不是。

还有一点我们也受益,当时找他是七八月份,他说在“十一”之前,低下头去把好节目抓在手里,过了“十一”,你们就轻松了。因为“十一”之后就是执行阶段了,你在最后的时刻还没有好东西,哭都来不及了。节目内容就靠低下头去一个一个找、一个一个磕。我们都是鸭子凫水,外头从容淡定,底下紧刨。穿短袖的时候我们就跟陈奕迅、陈家瑛、王菲全敲定了,你得来。我现在再去找,怎么可能呢,年底档期什么都没有了。这是策略。

三联生活周刊:这些刺激里有没有超出你们之前的经验范围之外的东西?座谈会有没有带给你们从没有想到的、完全新鲜的刺激?

哈文:不太多,基本上还没有。因为我们是印证,我们要搜集更多的论据。实际上,让我们做,就一定会做得跟往年不一样,因为我们这拨人就是不一样,就是换DNA,整个从基因开始就不一样。

资讯

【孔子策-天下新闻一网打尽声明】本文来自于孔子策-天下新闻一网打尽-新闻: http://qualityswissreplica.cn/xw/217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