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策-天下新闻一网打尽-> 新闻

新闻:乐视供货商自述讨债历程 靠打架进入大厅 仍相信贾跃亭不是骗子

发布: 2018-01-23 08:40      来源: 孔子策-天下新闻一网打尽

在过去的一年,贾跃亭和他的乐视成为关注度最高的互联网公司,屡次成为热门话题。

年关将至,寒冬中还有全国62家被欠款的乐视供货商在等待乐视还款。这些供应商曾在去年进入乐视大厦、股东会议上讨债引发关注。他们进京讨债未果,一些供应商已举步维艰,有些供应商已经宣告破产。

上游新闻记者获得的一份《讨债书》所列显示,涉及四川、河南、安徽、浙江、湖南、广东、山东、江苏、湖北、内蒙古等地供应商共有20家,被欠款3330万元。

成都一家广告公司是乐视债主之一,总欠款300多万元,后来陆续讨回了140多万元,目前尚有160万元的被欠款。1月初,这家公司的老板傅先生在重庆向上游新闻记者(全国爆料热线:M17702387875@163.com)讲述了他的讨债记。

傅先生始终认为已被连续四次列入失信人名单的乐视控股集团创始人贾跃亭不是一个骗子,所有的钱都他被烧到了法拉第汽车,“我还是相信贾跃亭。”

进京讨债的160天

乐视对我来说并不是最大的客户,对我不像对其他供货商影响那么大,现在乐视欠我的款大概有162万元。

乐视第一次毁约是2016年底或2017年春节前,没签合约。4月12日第二次毁约。

2016年底到2017年6月,我陆陆续续讨回来140多万,现在还欠160多万,总额300多万。

和我一起讨债的供应商有26家,我们有一个小群。也是在北京要债要得最轰轰烈烈的。

全国范围有62家供货商在找乐视讨债,这个在账面上能查到,这也是贾跃亭承诺能还钱的供货商数目。

我跟乐视是2015年底或是2016年初开始合作,一共垫付了六七百万。这个钱主要是用于供应店面建设与活动,搞促销活动,建设柜台、展柜、冰箱,装一个乐视店出来。活动就是搞促销活动发布会,还安排吃住行。全部都是我自己先垫款。

乐视最开始能按时给钱,出事出在2016年8月到10月,乐视出现问题,付不出钱来。

当时我们就很警觉,跟乐视的分公司反映,他们反馈说没问题,你们继续放心做,也有些说谨慎一点到处问问。

9月底乐视在官网发布手机,开始疯狂扩张,乐视野心很大,想尽最大可能占据手机全国销售的份额,疯狂烧钱,付款资金没跟上。于是到了10月份,基本上所有供应商就停止了供应。

那时候套进来很多人,乐视把钱花在那三个月,三千多万的债务基本上在那三个月出现。

10月之后,我没有再跟乐视合作,但跟分公司关系好,有些大大小小的收尾的事情还在帮着继续做。

我最大的一笔垫付款60多万,其他供应商最大一笔垫付款超过150万。成都的一家欠款超过370多万,主要做店铺建设。

我2016年底去的北京,因为在之前的10月份发现有问题,有家公司站出来联络全国的供应商,当时全国加起来超过40家。

我认识乐视内部的人,凌晨1点多接到电话马上开始联络,第一次去北京就发现不对。

我们当时准备了乐视还钱条幅、T恤,被他们保安激烈地压下去。

最开始连大门口都进不了,后来可以躺在大厅里,冲乐视的董事会、办公区,一步一步地升级过来的。

这些过程我是全程参与的,我在北京待得最久,有160天,讨债成本大概八九十万。

冲击打架搭帐篷要钱

我第一次是跟20来个供货商一起去北京讨债,去的时候心情都挺郁闷,信息共享之后知道有些正常经营都受到很大的影响,私下碰面的时候都很悲观。

乐视没钱还我们。7月份天热的正厉害的时候,乐视中央空调坏了,3万块钱维修费他们都拿不出来。

我去乐视去了五次,最开始我们在大门口喊口号、拉横幅、穿X衣,被保安逮了就开始打架,打了一次之后开始进入到了大厅。然后又去了一次派出所,因为打架报警,派出所也没有为难我们,就关了几个人又放出来,放出来之后又继续找乐视要钱。

我们开始只能站在乐视外边街心花园,进广场之后保安开始拦截第一道线,然后到楼梯,两边的门口被保安给封锁了的。

我们是靠打架打进了大厅,一共打了三次架。当时心里压力很大,因为从来没干过这种事,大部分人都没有这么要过钱。

到了大厅,我召集大家集体排着队坐下,喊口号要钱,但是一喊口号乐视就报警,派出所的警察就来了,说我们影响人家正常经营,劝我们去法院告乐视。

不准喊口号,我们就想了办法去买小喇叭。乐视员工对我们也足够理解,也买水送给我们。我们的喇叭分贝很高,从一楼能传到楼顶,在楼道里穿透,喇叭声音一直放。

到了倒数第二次进京去讨债的时候,我们就开始在乐视大厦睡觉,买了瑜伽垫躺在上面,到最后我们买了四个帐篷搭在里面,住了一个星期就住不下去,不仅热蚊子还多,上厕所还的申请,大厅里没有厕所,需要到负一楼或者三楼。

我是讲道理的人,是个读书人,让我躺在乐视大厦里讨债心理的压力很大,内心很挣扎。

乐视连卖盒饭的钱都欠

乐视给我们这些供货商的还款协议写的是每个月还一次,但乐视每次都毁约。我们签了两次,2017年1月份有一次,4月份有一次,第一次和第二次都彻底毁约。

到了时间不给钱,他们说没办法确实很恼火,所以我们又去北京要钱,每次都是这样循环。

最后两次去乐视要钱,都能顺利走进去了,保安也不管了,他们保安人数越来越少,直到我们冲击股东大会的时候才加了保安,知道我们是不死不休地要钱,后来又增加了一次保安。

每次月底要钱都不给钱,从去年1月份开始到现在。乐视的回应就像打太极,认账但是不给钱。

我在北京看见其他要债的,有一家被欠了3个多亿的,拉过两次横幅,还被当作欠债的vip给拉到楼上去的,乐视当时谈的是用股份来还,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解决的。

乐视可逗了,连人家卖盒饭的都被他们欠了20多万,吃了饭不给钱,吃霸王餐。送矿泉水的被欠了3万,洗车的被欠了4万,乐视一楼二楼的展厅里放的音响都是欠的,大概有八九十万吧,那家运气最好,能把自己的设备全部拿走。

还有一家被欠债的公司大概被欠了五六千万吧,他们叫来社会上的人,每天都到乐视来一趟,前后持续大概一个半月,他们怂恿我们在乐视大厦里面乱搞,打架呀、打麻将呀、洗衣服呀、吃饭呀、煮方便面呀,他们自己晚上来泼油漆,还跟踪几个乐视的小领导,威胁他们,人身攻击两三次,只要回来很少的钱。

孙宏斌捡了个大烂摊子

我们也看见法院、检察院的车经常会过来到乐视大厦,孙宏斌偶尔会过来上班。

我们只在股东大会闹的时候是针对孙宏斌的,因为当时说贾跃亭会回来,我们那次闹得挺厉害,但没有针对孙宏斌做什么,因为他当时拿钱出来给了老贾,他买的是乐视网的资产,乐视移动并没有在乐视网里面,这个我们清楚,所以我们有个口号叫“乐视欠债乐视还”,就是让股东大会明白,不要认为你买了乐视的资产就可以不管外边的债务了。

你要破产或者要分割,实际上是分不清楚的。非乐视网的也是乐视旗下,但并不在乐视里面,乐视网是比较优质的资产,孙宏斌在里面有股份,他花了150多亿。两边都叫乐视,不要以为这边买走了就可以不管我们,我们只认乐视这两个字。不管你怎么分,都是乐视欠我们的钱。

当时的目的是想让孙宏斌知道没有那么轻松就能把我们撇干净,不可能那么轻松就把乐视最优质的资产拿走,除非拿三千万把我们打发走。乐视财物总监以他个人名义担保承诺在一周之内还我们还款计划书10%的钱,但最后没还。

当时我们认为是一颗棋子被利用了,就是要搞到全国都认为乐视确实没钱,等孙宏斌入主乐视了,把好的东西窃走了,他自然会随便打发点我们就行了。但一分钱没有,不管我们怎么闹,两边都不给。

现在来看,孙宏斌是上当受骗了,捡了个大烂摊子。

孙宏斌也没钱,他们已经习惯了我们在楼下这样闹着要钱。他是江湖人士出身,见过这些,坦然处之。

多家被欠款供货商倒闭

我们这些讨债的供货商有很多家去朝阳区法院起诉,但成效不大,也花了不少钱,有一家东莞的官司花的最多,花了10万块打官司,打了官司之后没办法又加入我们。有7家已经判决,但是执行不了,因为乐视没钱,打官司还得排队。有一些就暂缓起诉了。

去法院起诉我们觉得没有用,银行永远排在我们的前面,乐视的钱还不够还银行。除了银行还有一些私募,你看那么多明星出了钱,他们肯定有自己的方法要债。

乐视对我们最后还有一个还款期,就是今年年底才能见分晓。

跟老贾关系不错的人觉得乐视死不了,想帮他一把,通过他们的渠道,由第三方来还,跟乐视无关,这是我们最后的稻草。

我们这些外地供货商在北京人生地不熟的,只有凭自己脱了鞋光着脚去要钱。说实话我们心里也没底,但态度是不要到钱不死不休。

我们讨债群里,有三家公司已经被乐视拖的倒闭了。最后一次去要钱的时候要统一收钱做讨债经费,有家公司连1万块钱都拿不出来。

我在北京待了好几次,最后一次待了足足三个月,那个时候感觉到已经彻底要不到钱了。

大家心情都很压抑。那些觉得非要钱回来不可的人,觉得公司已经经营不下去了,甚至到处借钱抵押了房子车子。

我们一直联系沟通乐视核心圈让他们还钱,每次谈判到了还钱期限就反悔,联络人(中层)也换了几波人,他们都辞职了,干不下去了。

我们现在还在跟乐视那边联系,但没有以前那么频繁。我本人也不是很关心乐视那边了。

我被欠的160多万,没太放在心上,当时账面上的流动资金全部被乐视拖完了,但后来缓和了。公司没有流动资金的问题至今没有解决。

我还算多多少少要回来一点,别的债主有一些一分钱没要到的,只要到5%的也有。

我并不认为贾跃亭是个骗子

现在我不关心贾跃亭回国还是不回国。

我希望他能成功,能衣锦还乡,他做了这么多东西总的来说是失败了,希望他能翻身最好,他始终有梦想,身边人能铁石心肠跟他干,员工对他评价很高。在北京这么久见到了他的一些员工,员工讲他有激情、有理想,不会不负责。

他确实没钱还债,他也特别想把汽车搞成功,他的眼光很独到,甚至我觉得他的汽车产业以后也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据我所知,乐视的财务总监2017年4月份就警告说,这种烧钱方式是极其不合理的,是走在悬崖边缘,在刀刃上盘旋。但没引起老贾的注意,他就是想扩张。

我始终认为贾跃亭并没有私吞多少钱,他的私房钱并没有超过一个亿,他把所有的钱都烧到了法拉第汽车上。我并不认为贾跃亭是个骗子,他确实是把钱真的给烧进去了,并不是把钱转移到海外去了。

乐视欠我们的钱我相信能讨回,我会给别人鼓劲,大部分供货商都相信能讨回钱。

我还是相信贾跃亭。

上游新闻记者 沈度  实习生 吴秋楠 【免责声明】上游新闻客户端未标有“来源:上游新闻-重庆晨报”或“上游新闻LOGO、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上游新闻联系。

资讯

【孔子策-天下新闻一网打尽声明】本文来自于孔子策-天下新闻一网打尽-新闻: http://qualityswissreplica.cn/xw/22032.html